★悠黔★

希望能用平凡的文字,
来为黑白的生活增添色彩。
虽然文笔不怎么好,
但想到什么就是什么啰!
*
另一笔名「悠乐」。
欢迎支持、指教、关注!
☆福尔摩沙居民一枚☆

【特传】A~Z单字26题 (M)

☆M — Mischievous(胡闹)

唔……伸了个懒腰,用力眨了眨盯着电脑已久,些微酸涩的双眼。坐那么久,是该站起来活动活动筋骨,以免坐出什么毛病来!

「褚小姐,妳的工作可完成了?还有时间站起来闲逛游荡?」这如蚊子般讨人厌的声音总爱打扰我休息放松,是没听过「休息可以走更长远的路」吗?

「是呀,现阶段已经完成了,就只等赵小姐妳的部分处理完啰~」妳还是先担心妳自己吧?老爱管东管西,怎么?我是跟妳八字对冲吗?

对我来说,适时的站起来活动一下,反而更可以帮助我的工作效率。而且,要是被学长发现我只顾着工作,不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健康,他不杀来原世界找我才怪!

「妳!」她好像每次被我堵到说不出话都是这表情耶,换一个给我看好不好啊?

我自然是不理她的疯言疯语,跟那种人计较,整个智商都被拉低了。

话说回来,自从大学毕业后,除了回到原世界进修硕士班并且拿到学位外,我便直接搬回家住,每天通勤到市中心的公司上班。

虽说通勤,「偶尔」睡过头,或是懒惰病发作的时候,就会直接用移动阵直接在人烟稀少的角落移动。也多亏一些与我交好的灵物、神祀等等的人事物帮忙,才能让我这样偷懒方便,不然被发现还要花点力气处理,颇麻烦的。

然后学长就会笑我都是个近三十岁的大人了还跟住黑馆时一样常常睡过头!不然你也可以天天来我家叫我起床啊!就只会笑我……哼!

而公司的业务对我来说其实蛮轻松的,所以我处理的时间都只需要其他人的一半时间,这也是前面为什么那蚊子小姐看我那么不顺眼的原因之一吧! ?

那么剩下来的另一半时间呢?上司就会放任我去公会接任务……你没有眼花看错,就是去接任务。

因为就是这么刚刚好,我顶头的上司也是守世界出身的人,自然知道我这个名声闪亮亮的妖师先天能力继承者。但她人对我蛮好的,只要我工作有完成,她基本上都随着我去。

「真羡慕妳呀~动作怎么能那么快?还让咱们头头放任妳去处理其他事?」跟我要好的另一位同事又开始想挖掘我效率高的原因。

「之前受过一点训练,所以比较处理的来。那我要前往下午的工作不回来了,妳们加油,记得休息一下哦!」

大家都知道我工作一结束就马上落跑,但除了上司以外就是没有一个人知道我的去向。

「漾姊姊,妳来啦!」

「嗯,等很久了吗?」

「没有、没有!跟漾姊姊一起出任务永远不嫌晚!」

看着眼前的白袍后辈,总觉得看到同年时候的我。

「呵!那就走吧!听说今天的任务不难。」开启移动阵,将我们两人传送到任务地点。

「任务是……将那些虫子驱除。」满脸黑线的我们看着眼前满坑满谷密密麻麻的黑色虫子。

「到底是谁给的任务啦!整人吗?」已进入抓狂状态。

认识我的人都一定知道我最讨厌昆「虫」类的东西了!嗯……重柳的蜘蛛勉强当个例外,至少我没办法灭了他。

「米纳斯!王水泡泡!」叫我动手去碰?门都没有!

「漾姊姊,妳都处理完了……」那我要干嘛啊?

「我还有赶着回去跟别人算帐!有本事塞这种任务给我,就要有本事承受妖师先天能力继承者的报复!」我的脸越来越黑,她话还没讲完就被我给狠狠打断。

「哦……」这时候乖乖闭嘴才是做好的选择,不然小心被扫到台风尾。

就在我灭完所有虫的同时,一个移动阵在我们眼前亮起,走出来的人居然是学长跟夏碎学长。

「褚!」嗯?学长干嘛那么紧张?

「怎么了?学长你们怎么会来?」我怎么不知道这任务有需要动用到咱们的黑袍殿下?

学长将我从头到尾打量了好几回,才暗暗松了口气。

「因为我们刚回到公会,才知道妳们来出这个任务,冰炎怕妳抓狂起来乱搞一通,所以就立刻赶过来了……不过看起来,好像有点晚了……呵呵……」夏碎学长「尽责」的代替搭档回答问题。

我这才看了看四周,啊、啊……都是被腐蚀的痕迹,一整个惨不忍睹的模样,很难让人想像是我弄出来的。

「唉……妳能不能改改妳这个毛病?而且又是哪个白痴安排这任务给妳们的?」学长捏了捏眉间,一副头痛样。

「对不起嘛……」没有办法,我好像从以前到现在,只要看到「虫」就会像看到仇人似的展开大屠杀,然后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了……

「真是、回去了!」应该是习惯了,学长也懒得再多说些什么,直接再一次的打开移动阵,将我们四人传送会公会。

至于后续我跟学长的报复行动把公会内闹得沸沸扬扬、天翻地覆,就又是后话了。

到这里,连我自己都不禁感叹:

——就算外表的稚气褪去换上了成熟,仍旧无法换去那任性以及胡闹个性。

*Fin

♡欢迎支持、指教、关注!

评论
热度 ( 2 )

© ★悠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