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黔★

希望能用平凡的文字,
来为黑白的生活增添色彩。
虽然文笔不怎么好,
但想到什么就是什么啰!
*
另一笔名「悠乐」。
欢迎支持、指教、关注!
☆福尔摩沙居民一枚☆

【特传】A~Z单字26题 (O)

☆O — Objective(目标) 



「因为我是黑袍。」脑海反反覆覆出现的都是这一句万年不变的话……


我知道黑袍很厉害,要考到真的很不容易,但是不要每一次都拿这一句话来打击我的信心啊,很挫折的!



带着失落不满的心情下课,我闷闷地回到黑馆,准备收拾东西回原世界过周末。只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在我踏出黑馆即将打开前阵子刚学会的传送阵时,一道声音打断了我的动作,就此改变了我这周末的安排。


「褚。」学长正好回到黑馆。 ……我还在为了最近的事情郁卒耶,你把我叫住,要我怎么面对?好歹给我一点时间平复一下心情吧?今像天受到的打击可不是平常三言两语就可以释怀的……


一如往常有一堆烦人的反妖师分子在一旁嚷嚷着「妖师滚出去」、「邪恶的黑色种族」、「有种来单挑」……等等完全不经大脑思考过的话,但喵喵、千冬岁他们会帮我出一口气,将对方打到送进医疗班。


我在意的就是这个了,虽然我不是完全没有能力对抗对方,却没办法保证打得赢。


身边的友人见义勇为帮助我,的确是令我非常高兴、感动,可我就是觉得自己太过于软弱,实力一点都不像其他人那般坚强。


只要仔细地观察,就能明白他们的用心,他们身上都拥有公会袍级、拥有一定的实力,却从来不在我的面前提起。他们所怕的,就是我会有自卑的心理,因此不曾过度展现他们的能力。


而我也就这么神经大条的过了许久,一直到近来才发现他们极力隐瞒我的这件事,加上今天又再一次的成为他们的累赘,让我真的认为自己需要一段时间好好的冷静一下,平复心情。



「不要在那边脑残。这周末跟我去出任务,好好锻炼一下实力。」嗯?我有听错吗?出任务?


意外地学长要我跟他一起出任务累积经验以及实力,难道他已经知道我心情不好的原因了?


「没听到妳在想什么并不代表我不知道妳在想什么,大致上的理由我已经知道了,如果妳想有一点改变就乖乖放下行李跟我出任务。」学长的耐心好像快要被我耗光了,我还是快点决定比较妥当……


「我知道了。那么从哪里开始?」迎上学长的视线,我以坚定的眼神回应。


「这还差不多,在这之前,先跟妳講好,这两天妳必须把妳的实力增强到白袍程度,不然……有妳好看。」


「……嗯。」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一切都是为了变强!


「那就走吧。」看到学长脚下展开移动阵,我赶紧跑进去。



学长带我来到一座黑暗气息特别重又鸟不生蛋的森林。


「很好,接下来两天妳就自己在这里自生自灭吧!特别注意可不要被秒杀了,这里奇怪的东西还蛮多的。」欸欸欸! ?


「那、那学长你呢?」虽然隐隐约约知道他的答案不会太好,但还是要问一下才能抚慰我不安幼小的心灵……


「管那么干嘛?妳自己看着办!」他说完后就离开了,只剩下我一个人。


在接下来短暂的两天内,对于我这个初入守世界不久的小妖师来说是度日如年。一边走在未知的道路上一边还要无时无刻的警戒周遭,才不会一不小心就被干掉,或是只剩下半条命。



「米纳斯!」


「碰!碰!碰!」我唤出水蓝的幻兵武器,对着朝我袭击而来的猛兽一连开了好几枪,枪枪皆打在致命弱点,毫不犹豫收割它的性命。


至少摸索了将近两天,实力也该有所进步。天晓得学长是不是在一旁盯着,回去还没点长进他不整死我才怪!


闪过另一旁偷袭的怪物,顺便把眼前的猛兽送去见主神,一连串动作现在可以做得顺畅自然,不会再有不知所措反应。


转身正面对怪物,我又拿出爆符化出辅助用的长剑,才向对方进攻。过招几回后,虽然身上不免挂彩,但至少可以摸得到对方的攻击模式,并且采取下一步的战术。


而当最后送它一击后,我在体能上的消耗也接近极限。长剑消失后,我也请米纳斯恢复大豆的状态,减少精神消耗。只希望这时候不要突然杀出个程咬金……


「沙、沙……」拜托!妖师之力不要灵验在这种鬼地方好吗! ?


还好,发出声音的草丛后走出的是学长,而不是另外必须解决的东西。


「表现得还算不错,回去之后一个礼拜就给我去考白袍。」难得学长出言称赞我耶……可是,这分明是野外生存,不是什么任务啊!学长你骗人!


「还有,」转折语气抓回我的注意力。


「——两年内的目标就是给我考上黑袍,没做到知道会怎么样吧?嗯?」


*Fin



♡欢迎支持、指教、关注!


评论
热度 ( 2 )

© ★悠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