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黔★

希望能用平凡的文字,
来为黑白的生活增添色彩。
虽然文笔不怎么好,
但想到什么就是什么啰!
*
另一笔名「悠乐」。
欢迎支持、指教、关注!
☆福尔摩沙居民一枚☆

【特传】A~Z单字26题 (P)

☆P — Protect(保护)



最近,总有一种失而复得的感觉,但我还搞不太清楚到底为什么,只是放任这种情绪占满我的整个心思。


我觉得,我好像遗忘了什么,在记忆的角落里仿佛有一扇小小的门。直觉跟我说门后的东西对我来说很重要,因此我想尽各种一切办法想要突破那道门扉。


我抓抓自己柔顺的银发,希望借此让心情好些。


我的头发不是我自己特意保养的,会如此柔顺的原因就要归因于褚那个丫头,每次都趁我出任务回来特别疲累没有功夫管她的时候拿着一堆瓶瓶罐罐执意要帮我吹头发,顺便做保养。


「这怎么可以!学长的头发那么漂亮,不好好地维护就可惜了。所以学长你不自己弄,我就帮你弄!而且我还特地跟别人学过,才不会伤了学长的头发呢!」她总是这么说,完全不管我有多么排斥。


所以我也就随她去了,反正阻止也没有用,有一回她还直接下言灵让我动弹不得,让我从此之后完全放弃拒绝她打理我的头发。


算了,想那么多有没有什么用,反正船到桥头自然直,该记忆起来就会想起来了。



本来想说要去找褚,谁知道才走到彼岸水附近时,附近便一阵骚动。


「敌、敌袭!有鬼族!」听见警告声一看,居然是我最痛恨的鬼族高手——安地尔,还有他带来的一些鬼族。而他正挡住褚的去路。


「凡斯的后代,有没有考虑要来鬼族这里呢?这里的待遇还不错哟?」


「我说过了,我拒绝!」褚拿出米纳斯并且往后移动,拉开她和对方的距离。


「哦?那就不要怪我对女士动粗啰!」双手一挥,安地尔的手上拿满黑针。


「褚!」见状我立刻拿出烽云凋戈,抢先一步挡在她跟安地尔之间。


「亚那的孩子,你确定你要来凑热闹吗?」挑了挑眉,好似不怎么在意我的介入。


「废话少说,等会支援就会来了,到时你就差翅难飞!」


语毕,我讲烽云凋戈往他身上刺去,不意外都被他连连闪躲过去。


「学长!」我听见褚的语气中带有满满的担心。


「别过来!好好保护自己!」


我不会再倒下,不会再让她尝到那种痛彻心扉的悲伤以及愧疚感,这是从我回归之后一直警惕自己的话。



「怎、怎么办……?」漾漾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学长跟安地尔打斗的身影,深怕下一秒冰炎又会消失离她而去。


她突然想到,她是妖师,拥有一言定事的力量——言灵,而且威力远比任何人都还要来得强大,只是自己未曾使用过。


这时候,是该运用她这股力量的时刻了。她想要用这力量来保护学长、保护大家。


她在自己身旁下了好几道结界才放心闭上双眼,有些生涩却专心致志的缓缓道出她带有力量的强力言灵:「吾以妖师先天能力继承者褚冥漾之名在此,将鬼族立刻遣返黑暗之地,且永远无法再侵入Atlantis,立!」


「褚!」在言灵生效的刹那,伴随着鬼族的哀嚎声,冰炎冲向因为消耗巨大精神力而双脚瘫软的漾漾。


「喀哒。」


一段记忆在他的脑海里浮现,那是和今天相似的场景,也是他真正跟怀里的人儿的首次相遇。


「原来是这样……」他想起来了,这段被遗忘在他角落而逐渐被上锁的记忆。


看着怀里的晕过去的小人儿,他浅浅一笑,脚底展开移动阵带着她回到黑馆的房间内。


将她缓缓放置在床上,再以轻柔的动作为她盖上被子,深怕吵醒她。


最后,他在她额间落下一吻:


「——好好休息吧!往后,换我来保护妳了。」


*Fin



♡欢迎支持、指教、关注!


评论
热度 ( 4 )

© ★悠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