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黔★

希望能用平凡的文字,
来为黑白的生活增添色彩。
虽然文笔不怎么好,
但想到什么就是什么啰!
*
另一笔名「悠乐」。
欢迎支持、指教、关注!
☆福尔摩沙居民一枚☆

【特传】A~Z单字26题 (S)

☆S — Share(共享)


自从毕业于Atlantis后,我和褚一起搬了出来,在守世界里的某处清净森林建了栋欧式住宅定居在里面。


我虽继承冰之牙以及焰之谷,但因为身体体质不适合居住在哪一方,因此长辈们也没有多管我什么,不过公文护卫什么少不了便是。


而褚,她选择回到原世界接续她的学业,现在正就读硕士班。


我们决定在褚硕士班毕业后结婚。



其实,我跟亚说想读硕士,只是一个借口罢了。


我爱他,但是我却害怕,我害怕我与他的寿命差距。他是兽王族和精灵的混血,拥有精灵永恒的生命。而我呢?身为妖师的我,即便寿命比起一般人类还要来得长些,却永远无法补足我与亚之间的差距。


一意识到这一点,我便却步不敢向前迈步,不敢牵上他那只对我伸出来的温暖大手。


无数次在他不注意时流泪,因为我不知道我应该怎么办……


我,真的有资格握上那只手吗?



今天的课是早上的,我早早就出门了。而距离我的毕业典礼还剩下没几天。


「亚,我出门了!」


「嗯,自己一个人小心一点。」亚在我的眉间落下一吻,这是我们每一天分离时候的默契。


「知道了,我又不是小孩子。」我轻笑,脚下展开移动阵。随后我出现在设下结界的隐密巷弄里,再徒步走进校园里。


「早安,冥漾。」我的同桌是个非常注重时间的人,因此她每天都会提早半小时起床到学校。


「妳也早安,妳还是一样早呢。」


「当然。」她勾起嘴角。


我们俩结束日常寒喧,接着便开始今天的自习,迎来早上的课程。



另一边的冰炎,今天并没有去接黑袍任务,或是在书房批改两族的公文。


「我找褚巡司。」他来到巡司部门。


「知道了,请您稍等一下。」


负责接待的白袍在询问过后,带领冰炎进入冥玥的办公室。


「谢谢,你先出去吧。」


「好的。」


「说吧,今天来有什么事?」在白袍出去后,冥玥开口问冰炎拜访目的。虽然……她大概已经知道了。


「当初约定好,在褚原世界硕士毕业后我们会结婚。不过……」


「不过什么?」冥玥挑眉,不要跟她说冰炎不娶漾漾,她绝对会拿弓把冰炎射成刺猬!


「褚她有点怪怪的,这方面我觉得由妳去问她比较妥当。」他并不是没有察觉自家爱人的不对劲。


「……我知道了。」


也是,精灵的专情谁不知道?她看冰炎早就把婚礼准备的妥妥当当了。


「谢谢。」


冰炎离开后,冥玥传了封简讯约漾漾下课后出来见面。


『今天下午妳应该没课吧?老地方见。 』


没有多久,她收到回信:『知道了。 』



「妳来啦?」冥玥看着漾漾从门外走进来。


「嗯,姊找我怎么了吗?」而且这一次还特别选包厢。


冥玥优雅的翻了个大白眼,「姊姊找妳还需要理由?关心一下妹妹这个理由妳觉得足够吗?说吧,最近过得怎么样?」


「怎么样……我想也只有上课而已吧?」漾漾偏了偏头。


「不是再几天就毕业典礼了吗?」敏感的冥玥马上就知道漾漾不对劲的原因出在哪里。


「啊、啊……是呀。」她微微颤抖。


只要是明眼人,一眼就看得出来现在的漾漾濒临情绪崩溃的边缘。只要最后一根稻草再放上去,她应该就撑不住了。


「傻瓜!是在想寿命问题吗?这个妳就不要担心了。有我跟然的言灵加持,要延缓拉长妳的寿命根本不成问题!」身为姊姊的冥玥轻轻搂住眼前情绪脆弱的妹妹。


「呜……可、可是!根本不够呀!再怎么久也远远不及永恒!」因为精灵的生命是永恒的。


「笨蛋!这个完全不用担心!妳不要在这里杞人忧天了!快点准备婚礼吧!我跟妳保证,妳现在想得再怎么多,到婚礼那一天都会是白搭。」她拍拍漾漾的头,语气笃定的说。


「是……吗?」她垂下眼帘。



婚礼当天,众嘉宾都来到位在冰之牙和焰之谷的中间地带的婚礼会场,为了祝福这对得来不易的姻缘。


学院的朋友们包含喵喵、莱恩、千冬岁、夏碎……还有黑馆的黑袍们,再来是亚里斯的水妖精三兄弟……最后连无殿三位董事都到场了,真的能说该出席的没有人没出现。


婚礼除了守世界传统的仪式以外,还加入原世界的结婚誓言。


「请问亚殿下愿意娶褚冥漾为妻吗?爱她、忠诚于她,无论她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由赛塔主持这段宣示。


「我愿意。」


「请问褚冥漾小姐妳愿意嫁给亚殿下为夫吗?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


「我、我……」


大家都对于漾漾迟迟未说出「我愿意」三个字非常的紧张,唯独我们的新郎冰炎一脸无奈宠溺。


「褚,在妳答应以前,我有话要跟妳說。」他不急不徐打断漾漾的犹豫。


「我找过黑山君和白川主做一笔交换,将我的一半永恒分给妳。」


「——所以,妳愿意与我共享永恒的生命吗?」


*Fin

.

.

.

.

.

.

.

.

对上冰炎的温柔目光,漾漾泪水盈框地甜甜一笑。


「我愿意!」


「现在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


赛塔的誓言尚未宣读完,冰炎就已经一手将漾漾搂进怀里,在她的唇上落下深深的一吻。



♡欢迎支持、指教、关注!


评论
热度 ( 2 )

© ★悠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