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黔★

希望能用平凡的文字,
来为黑白的生活增添色彩。
虽然文笔不怎么好,
但想到什么就是什么啰!
*
另一笔名「悠乐」。
欢迎支持、指教、关注!
☆福尔摩沙居民一枚☆

【特传】A~Z单字26题 (T)

☆T — Try(尝试)



「呼、呼……哇呜!」奔跑在漆黑的街道上,因为视线昏暗难以视物的女孩重重的跌倒在地上。


「嘶——沙沙——」未知的东西正向她接近,不知道目的是什么,又或者是安何居心,唯一能确定的是来者绝非善类。


「不、不要过来啊啊啊!!!」来不及了!


女孩这么想着,绝望的闭上双眼,她知道一旦跌倒了就绝对逃不出未知东西的追捕。而她因为绝望以及害怕,因此失去了意识。



「啊啊啊!」原本睡得安稳的少女从睡梦中惊醒坐起,可以看见她发尖还残留着恶梦带来的冷汗。


「褚?又作恶梦了?」枕边人本来就浅眠,所以被她这么一惊呼,很快的就清醒查看她的状况。


看着眼前黑发人儿仍然瑟瑟发抖着,冰炎叹了一口气,动用小型法术先将她发出的冷汗蒸发分离掉,然后才将她拥入怀中,轻声的问:「这回又做了那个梦?」


「嗯、嗯……」听得出来她的声音已经带着哭腔,只是在隐忍着不将那些不安化作实体的泪水宣泄。


「没事的,没有人会伤害妳,妳已经不是当时的那个妳了,妳拥有强大的能力,再也不会碰到一样的事情。」冰炎柔声地安慰怀里的小学妹,啊不、是恋人。


每一次她做恶梦时,冰炎总会这么安抚她。无关于说出口的话的内容,她觉得自家学长的声音仿佛有股魔力,总能让她在最心烦意乱时,情绪得以渐渐得到平复。



事情会发生必定有个因果关系,而冰炎也曾经听漾漾说还有冥玥交代过这个因果。


那是在漾漾大约七、八岁时,因为妖师一族的传统,让她必须独自一人接受考验,要她将目前为止所学习到的能力展现出来。


那个考验正是在夜晚,但却并非有什么太大的困难,仅仅是将信物带回妖师本家而已。


不过,好死不死她却遇到意外生成的鬼族,被追着跑了好一段路,最终因为视线昏暗还有体力不支而分心跌倒。在千钧一发之际,主考官现身歼灭掉鬼族,她才捡回一条命。毕竟当时的她仅仅是一个小孩子,并没有任何可以反击自保的能力。


也因为这个事件,造成她的心里有很大的一块阴影,让她从此之后不曾碰过任何一项任务,就算自家魔鬼巡司姊姊用尽手段要逼她出任务,她总有方法可以开脱,打死就是不愿意。


但是自从进到Atlantis学园以后,因为不是自家的天下,所以她不能再找借口拒绝任务,所以总会挑有搭档或是两人以上的简单任务。


而冰炎明白漾漾的难处,但一直想要帮助她跨越这个伤口,所以常常他跟夏碎出比较简单的任务时,也会带她一起去,并且让她试着独自面对敌人。


尽管排斥,却没办法抵挡住学长恐怖威压的漾漾,只得硬着头皮去。今天,正是他们三个人出完任务一起回来的,或许是在潜意识里的某个地方,勾起了那个恶梦,才会在晚上惊醒。



「褚,妳有想过要克服这个障碍吗?」


听见抱着自己的恋人问了这个有些敏感的问题,漾漾的身子不免僵了下,才慢慢开口回答:「……有,但是好可怕。」


闻言,冰炎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揉了揉怀里撒娇女孩的头,宠溺的对她说:「有我陪着妳怎么会呢?而且妳不是只有我,妳还有许多的同伴以及朋友。只要妳愿意,大家都很乐意帮助妳。」


「——所以呢,鼓起勇气,去尝试看看吧!去打破妳给自己设下的局限。」


*Fin



♡欢迎支持、指教、关注!


评论
热度 ( 1 )

© ★悠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