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黔★

希望能用平凡的文字,
来为黑白的生活增添色彩。
虽然文笔不怎么好,
但想到什么就是什么啰!
*
另一笔名「悠乐」。
欢迎支持、指教、关注!
☆福尔摩沙居民一枚☆

【特传】A~Z单字26题 (U)

☆U — Understand(明白)



「呐,安地尔,当初你不是嚷嚷着要把我抓去给耶吕吗?」


漾漾坐在蔚蓝的湖畔,双脚浸入湖水中,享受着冰冰凉的舒畅感,不时踢踢双脚,溅起水花。


而被询问到问题的安地尔顿时语塞,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眼前长发人儿的问题。


「……没有为什么。」因为知道对方问题中真正含义,所以不大坦率地直接打断对方继续追问下去。


开玩笑!他怎么可能告诉她:「原本是这样子没有错,不过抓到妳之后我改变主意了,反正耶吕要复活也不一定要用妳的力量。」这种鬼话?好吧,他目前的身份仍然是鬼族高手,所以说鬼话好像也没有错。


他原本以为自己只是为了单纯完成计画而需要眼前的小妖师,但实际上却根本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顺利。因为,他万万没有料想到自己冰冻数千数万年以来的心,会被眼前的人儿给融化,渐渐恢复温度。


「唔……虽然我大概知道自己算是人质,但是你这样都不关我没关系吗?小心我逃跑哦?」漾漾半开玩笑的对着站在自己背后的人说道。


逃跑?想都不要想了,对方虽然没有限制自己的自由,但却也是仅仅限于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幻境之中,而且她也没有那个能力可以跑。


「妳不会的。而且……也快了,之后就会带妳离开这里。」安地尔轻声地回答,显然也不担心女孩利用言灵逃跑。


「是吗?那你之后要带我去哪里?反正我是不可能回去Atlantis了,不如和你一起比较愉快。」虽然语调轻快,但还是听得出来她淡淡的悲伤。


当初她也是经过一番的狂风暴雨,被陷害、被背叛,甚至被囚禁起来,皮肉痛更是少不了。还好安地尔利用「人质」的名义把自她拐了出来,还帮她治疗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直到现在痊愈。


嗯?这回当然不是安地尔做的好事,方才叙述的那些经过,全部都是由一个妄想得到冰炎的疯女人策划的,所以说她本人跟安地尔都是无辜的。


「让妳待在这里主要是为了疗伤,而且外头的风波也平息了不少,再过一小段时间就可以出去了,到时候看妳要在原世界或是守世界来个环游世界什么的都行。」我会不顾一切的陪着妳。


「是吗?那就决定啦!你要带我去环游世界哦!」和对方相处这么就的时间,漾漾她也了解到原来不是所有鬼族都是那么野蛮可怕的,眼前这个奇怪的鬼王高手就是个例外。


「可以。对了,妳的幻兵武器还妳吧。」还是得让她有些自保能力,安地尔决定把特别拿回来的米纳斯坦利亚归还给漾漾。


一挥手,米纳斯就好端端地躺在漾漾的手上,一点损伤都没有。


「米纳斯!」显然见到分离已久的幻兵武器,漾漾的心情非常的开心。


「主人,您没事真是太好了。」米纳斯幻化出灵体,抬起她的手轻抚在自家主人的脸上,嘴角勾起一抹温柔的微笑。


「安地尔,谢谢你!」漾漾开心的露出许久未曾绽放出的天真笑容,因为她知道米纳斯是安地尔特别替她从那群人手上神不知鬼不觉夺取回来的。


「嗯。那我先走了,之后再来接妳。」说完,人便消失不见,但漾漾却没有看漏他耳根子染有淡淡的粉红。


「呵呵!」


是啊,安地尔自己也搞不清楚,为什么自己碰到这个小妖师,就对她那么的用心。没办法再她面前继续保持镇定,他选择落荒而逃回去鬼王冢处理退出鬼王麾下的相关计画事宜。


——不过,他明白了,原来他也有那么一颗真心去爱人的温暖之心,因为他终于遇到在漫长的生命当中,他愿意付出一切去爱护、保全的那个人。


*Fin



抱歉呢,隔了那么久才更新!

之前在准备大考,

不过现在大考结束啦!


♡欢迎支持、指教、关注!


评论 ( 2 )
热度 ( 5 )

© ★悠黔★ | Powered by LOFTER